送红天津卷烟厂企业文化包”不该成为驾照考试的“科目四

据湖南经视频道《经视焦点》栏目报道,近日,长沙国安吉安驾校爆出大批学员要求退费,原因是驾校教练私收费用、多收费、明确暗示学员送礼送红包,而预约考试总是遥遥无期,驾校退费现场还被爆料有教练动手打人。与此同时,部分教练声称驾校拖欠教练工资,自己是受害者,也需要维权。

驾照考试本来只有三个科目,可有些地区“送红包”已经成了“科目四”。学员们如果不给教练送礼、送红包,不处好关系,有的一节课下来连车都摸不到,预约考试更是一拖再拖。那么,为什么“红包”潜规则会在驾校滋生呢?

第一,驾校给予教练的权力过大。很多驾校在理论考试之后,就放权给教练。学员能否上车练习、练车时间长短、什么时候报名考试,都是教练一个人说了算,缺乏公开透明。加之学车需求火爆,供不应求,学员积压,一些无良教练有了小小的权力,就开始玩起潜规则的把戏。

第二,目前许多驾校对教练员实行低底薪或无底薪制。教练的薪水从学员考试来提成。如果学员考试通过率过低,收入就很微薄。于是乎,教练又把其中的损失转嫁到学员头上,间接造成乱收费的现象日益普遍。

需要指出的是,“红包”现象不仅仅是存在于驾校独有,曾几何时,在一些握有资源的行业里“红包”问题也屡见不鲜,但党的十八大以后已经大为好转,其治理经验无外乎以下两点:一是广泛的舆论监督,使索要红包者无处藏身;二是有力的体制监管,加大处罚力度,增加违法成本,二者合力方能刹住“红包”歪风。而对于教练员底薪过低、拖欠工资的问题,其本质与旅游行业中“低价团”、“购物团”一样,是恶性竞争只打价格战不打品质牌的结果,需要工商行政部门制定行业规范、严格行业标准、提示消费陷阱。

相信在广泛的舆论监督和有关部门有力的体制监管下,驾校行业将逐步走向规范,学车的朋友们终会得到一个公平、透明、舒适的学车环境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Related Post

Leave a Comment

(0 Comments)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