咬文嚼字:《说文解字》的三大局限

(常见误区:钟鼎器从西汉就开始出土有人研究,许慎见过金文的可能性很大,严格的说:金文、甲骨文是并列关系,不是先后关系。金文在字形并不比甲骨文简单,可以说是甲骨文是【俗体字】,金文是【正体字】)

这里说一下「保氏」这个官名官名,「保氏」属于《周官》六官之「地官司徒」。古代家国不分,保氏可能就是类似于贵族子弟的「保姆」和「老师」兼有的一种官职,「保」在殷周金文中的象形「保姆带孩子」的意味很明显:

所谓的「人言为信,止戈为武」就是从许慎这里来的,但这个举例不是不恰当的,「信」其实是一个形声字,「武」是一个会意字,但没有「止戈为武」的意思,而就是【以止(脚趾)代人】,象形意思【一人持戈进攻】。许慎这个说法可能受了《左传》的影响。

尽管许慎「六书」有如此种种的不合理,从汉代到清代,基本上没人敢颠覆,都是修修补补,尽量让其自圆其说,哪怕如是戴震、段玉裁这样的「学霸」,就是清代学者王筠补充过「累增字」和「分别文」的概念。

谶纬,是中国古代谶书和纬书的合称。谶是秦汉间巫师、方士编造的预示吉凶的隐语,纬是汉代附会儒家经义衍生出来的一类书,被汉光武帝刘秀之后的人称为内学,而原本的经典反被称为外学。谶纬之学也就是对未来的一种政治预言。

所谓「秦人尚黑」,是「水德」,「秦水」克「周火」,汉取代秦,至于是什么【德】,学术上还有争议。王莽篡位说新朝是「土德」,那么汉应该为【火德】。光武中兴又改为【火德】。(我真的搞不清,有研究的人请指教)

今天凡是叫做【科学】的东西,基本上是公理系统(Axiom system),【公理】一定是最简单到不证自明(Self-evident)、最具普遍性的全称判断(universal judgment),不可能再有什么「隐含假设」,这样根基才牢固,方能盖起摩天大楼。

所以,古人在传授、讲解经典的时候,首要任务就是要「明经」:把经典一字一句真正的意思搞懂,也就是所谓的「注、解、疏」等等,而想要明经,就必须要懂「小学训诂」;经典流传不可避免会发生讹误,战乱等因素会导致经典的散佚失传,因此又诞生「文献校雠」之学。

而「五经无双」的许慎,在经学、小学的造诣都是一代宗师,所以,他在中国学术史上的地位,相当于西方的亚里士多德,二人都是近两千年来双峰并峙「大权威」,以致后人言必称【许、亚】,不敢怀疑,跳不出窠臼:

在崇经媚古的封建时代里,研究文字学的人都把六书奉为不可违离的指针。尽管他们对象形、指事等六书的理解往往各不相同,却没有一个人敢跳出六书的圈子去进行研究。好象汉字天生注定非分成象形、指事等六类不可。

大家写了很多书和文章,争论究竟应该怎样给转注下定义、究竟应该把哪些字归入象形、哪些字归入指事、哪些字归入会意等等。而这些问题实际上却大都是争论不出什么有意义的结果来的。可以说,很多精力是白白浪费的。

原创文章,转载请注明: 转载自happy8cn.com【点击进入】,开心8试试吧

本文链接地址: 咬文嚼字:《说文解字》的三大局限

Related Post

Leave a Comment

(0 Comments)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